慧择马存军:保险业将迎全新时代 平台型保险中介是保险科技最大受益者

来源:金融界 发布时间:2020/09/22

技术变化导致旧业务模式失去市场,科技赋予保险行业长期的竞争优势正在显现。“保险电商第一股”慧择创始人兼CEO马存军在参加2020分子保险科技大会时表示,平台型保险中介是保险科技最大的受益者,也是行业新的增长点。

慧择创始人兼CEO马存军(1)

中介最大价值是连接丰富,广泛的连接降低了社会交易成本,但交易成本不是保险公司单方面的成本,而是交易双方的成本。马存军认为:在个性化需求越来越强的市场环境下,客户还是有动力和需求,来通过中介连接更多的保险公司。


保险业数字化转型被迫加速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加快了金融科技创新的步伐,而作为中国互联网保险的开拓者之一,慧择也不断在大数据、智能风控等领科技域积极投入。近日,慧择董事长马存军以”谁会成为数字时代的角马?”为题,在分子保险科技大会上分享了对保险科技的一些看法。

“角马,是生活在非洲草原上的一种大型食草动物。每到旱季,角马就不得不披荆斩棘,历经凶险,完成一年一度的大迁徙,去追寻水草丰盛的土地。” 马存军说,类似于角马,优秀的公司也一定要看到下一个水草最丰美的市场在哪里,并要向那里迁徙。

2020年2月12日,慧择在美国纳斯达克正式上市。当天,纳斯达克的主席告诉马存军: “你可能是史上最孤独的敲钟者。”马存军也回忆说,因为疫情,慧择的高管团队,只有他一人去了美国,围绕左右的,都是由券商组成的亲友团,他基本上都不认识。

1月份,疫情已经发酵,马存军解释,慧择之所以会选择在这个时间点上市。一方面是慧择的上市日期早在去年年底就已确定;另一方面是,他相信慧择的商业模式,将会在疫情后对中国保险消费者产生长期影响,这将有利于慧择未来的发展。

疫情的突然造访,其实对于慧择的业务来说是“喜忧参半”。马存军表示,惊喜的是,一、二季度慧择促成的保费收入都是“双位数的增长”;担忧的是,疫情确实影响了人们在长期险上的消费意愿,疫情至今,我们没有迎来保险的“报复性消费”,而是“报复性存款”。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用户线上消费的迁徙十分明显。在线办公、在线教育、互联网医疗、生鲜配送异常火热,美团、拼多多的市值也一路上扬。对于保险行业也是一样,因为疫情对民众出行受阻,线下展业的困难,保险行业不得不开展线上展业、培训等等。


保险科技最大受益者是平台型保险中介

保险业数字化转型已经迫在眉睫,技术快速进步已使得员工技能提升的需求越来越大,后疫情时代这种需求将更迫切。保险科技的发展,正在推动保险机构成为向数字化世界“迁徙的角马”,但是这个迁徙的过程并不会顺利,正如角马迁徙的途中,会遇到狮子、鳄鱼,保险机构在迁徙的过程中同样面临各种困难。然而谁能最先吃到肥美的水草呢?

在马存军看来,平台型保险中介能最先吃到肥美的水草,平台型保险中介是保险科技最大的受益者。原因在于,疫情下,消费者的保险意识在增强,平台型保险中介正在史无前例的用系统解决传统保险行业的问题,以及用户需求。因为保险中介天生连接丰富,中介的用户连接是在用户的需求和保险公司的风险偏好之间取得最优解,提高整个交易系统的效率。所以平台型保险中介天生丰富的基因,不再是包袱,而是资产。

据马存军介绍,慧择已经投入大量资金来进行机器连接、数据采集和学习,因为机器替代人去学习、筛选、匹配,能让用户获取的结果更精准。对于公司而言,保险中介前期建立网络平台耗资很高,要求有算法、科技、开发接口等等,但一旦商业模式建立起来,网络成本将会逐渐摊平,运营成本会逐渐降低,同时也会给用户带来更凸显的价值。


保险行业将迎来全新的时代

随着科技在保险行业各细分领域应用的深入,新的保险业态顺势而生,迎来了全新的战略发展期。马存军认为,从“渠道变革”到“产品创新”再到今天的“科技升级”,保险科技的兴起和发展,正在深刻改变着整个行业的面貌。

马存军表示,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生物科技等新科技为首的前沿科技将是保险科技推动行业变革的关键因素,保险行业将迎来一个全新的时代,一个全面效率提升、深层价值挖掘、生态外延扩展的新时代。

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全球第二大的保险市场,目前的保险深度及密度相较发达经济体,仍然有极大的提升空间。马存军判断,凭借现在已有的技术应用基础和人才积累,在科技全面升级的推动下,中国将成为全球最重要的保险科技应用之国,中国保险业未来的增长亮点将不仅体现在保险业务指标上,更将体现其新的核心竞争力-保险科技上,互联网保险市场出现千亿级平台的这一天不会太远。